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舊日的足跡...

二千零四年一月

日期
心情,事件

11/01/2004

(星期日)

今天是一代巨星梅艷芳公祭的日子,從電台及電視報導得知,很多她的歌迷都穿上黑色的衣物,手持黃玫瑰花,來到殯儀館外靜心等候。我覺得梅艷芳之逝世,令我感慨良多,或者她實在太堅強,為了她愛的人,為了她的歌迷,她依然做得一百分,她依然希望給她的歌迷美好的回憶,她實在一位很難得的巨星,相信再難有類似她那種那麼有台風的巨星了,她實在屬於舞台的。

今天又傳出廣東省又多了一個疑似SARS個案,我相信很快便來到香港,大家要加緊注意個人衛生,有唔舒服既時候就好好休息呢,身體最緊要!

過多十多天便到舊曆新年了,時間真的很快過去,問自己有否盡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又覺得自己又好像很多事都未做,大家真的要好好再努力呢!在此祝大家開開心心及身體健康∼

05/01/2004

(星期一)

廣州那位疑似SARS個案終於在今天下午被證實SARS個案,不知大家心內有什麼想法,我只希望香港不要再發生上年既事件,實在太可怕了。

今天我請了病假,因為患上傷風,數天都未康復,今天回到醫院後,同事們說我的面色很難看,勸我回家休息看醫生,我想想也好,休息一天可能會好些。今天看醫生後,吃了三次藥,現在感覺好一些,相信明天返工是沒有問題的。

大家都要小心身體,不知病倒呢∼

04/01/2004

(星期日)

轉眼間,我已經有兩個月沒有寫日記了,很多網友及朋友都向我投訴,說真的,我又不是忙到連寫日記都沒有時間,都係一個字-〔懶〕。

已經踏入2004年,2003年對大家來說,都可以說是很漫長,及令人憶起很多唔好既野。最令人深刻的當然是一場世紀疫症-SARS,它,直至現在,依然令一班病患者帶來很多不開心既事;上年十月去了日本回來,我便被調去做SARS既診所,為他們看看有什麼問題外,最主要是更進他們有否做磁力共振檢查,看有否骨枯,直至現在一月,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踏入一月,我又被調到老人日間醫院做,這與病房做的事又很大不同,因為,老人日間醫院是延續性服務,對象當然是老人,日間醫院目的是綜合性服務,除有醫生護士外,也為他們安排物理治療師、職業治療師,有需要時,會有醫務社工、言語治療師、營養師及老人精神科或臨場心理學家。在這新環境內,我又要再次重新適應呢∼

2003年年尾,發生了一件令我不大開心的事,就是一代巨星梅艷芳逝世的消息,不知為何,這消息令我很傷心,或者因為阿梅的堅強,她的生命力吧,更加令我有她深既體會,又或者,她是伴著我們一起成長的人吧,由小至大都係聽住佢既歌,那時我還小,但已經很喜歡〔心債〕等歌。我只覺得失去她,真的是一個遺憾。

早前,舊屋那邊因為狂風大兩關係,一隻殘舊的窗趺下一小塊玻璃,而媽咪也因此被人控告。幾個星期前,終於上了庭,事情最終是被罰三千元;當天,我陪媽媽去法庭,或者是第一次去法庭,我們基本上不知道什麼程序,去了只見很多人坐在法庭門外,沒有指示,後來,我見差不多到時間,我便入法庭內看,才發覺可以進入,如果我們不知道,呆呆坐在出面,叫了我們的名字而沒有在場,又要等下一次了,真的不明白為何不給一些清楚的指示!另外,我好不滿意那個法官,或者他們在法庭內是最大的人物吧!他是最高無尚吧!我媽媽咳了幾聲,她居然大叫我阿媽起身,叫她外出,話如果要咳行出去,真的很無禮貌,簡直不知所謂,那庭警與我說,叫我也出外陪一下媽媽,他會叫我們的,我問為何那法官會這樣無禮貌,他就這法官是這樣!幸好也遇上個好人!總之,我覺得此法官不知所謂!